衡阳县文明网首页 服务电话:0734-6859359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衡阳县文明网 > 道德模范 > 正文

罗和生

文章字号:

  那一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喜讯一阵风似得传遍了偏僻山村,远近八乡前来道喜的父老乡亲围满了他家老屋,大伙都想再仔细瞅瞅这个即将从山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这一次,他在工作中突发脑溢血倒在路边田埂上,永远的离开了这片热爱的土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好似一把巨锤重重地击打着人们的心窝让人悲痛,乡亲们自发摘采来最灿烂的山花铺满灵堂用来寄托深深的哀思,此刻,没有谁愿意早早离去,大家还想再多看一眼这个为家乡农村奉献了一辈子的老党员,还想再多陪一陪这个为村务操碎了心的老支书。

  追悼会这天,残疾老人屈东生提着一沓纸钱一瘸一拐地走进灵堂,突然跪倒在他的棺木前失声痛哭:“恩人呐,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就走了,今天就让我和你的子女一起为你送火上山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吧”。回想起罗和生书记对自己的好,屈东生唏嘘不已:“他是个好人,把一辈子心血都扑在了工作上,时常还救济我们这些弱势群体,自己却吃得像低保户,住得像困难户,过得像五保户,几十年了,他屋里就热闹过两次,最后一次竟是在自己的葬礼上”。

  屈东生老人口中的恩人叫罗和生,是衡阳县石市镇屈湾村的一名有着三十多年党龄的优秀村支部书记。

  立志报桑梓不要“铁碗”要“泥碗”

  六七十年代的科班生,是用人单位争抢的香馍馍,不愁找不到好单位,农校生罗和生也不例外,在毕业之际就已收到衡阳多家机关单位抛来的“橄榄枝”。是进机关事业单位?还是顶替父亲当一名乡村教师?还是......

  想到这,年轻的罗和生有些犹豫了,不敢再继续往下去想,他知道这次跳出农门的机会对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人来说是意味着什么。

  “一定要进到城里去,咱们罗家世代种田,还没有出过一个当官的,如今是祖宗保佑中了秀才,你不去的话怕是祖宗泉下有知都不会答应。”房上最有威望的族长代表家族发了话,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气氛瞬间凝固。“进城以后,你就是城里人了,那可是办公差、吃皇粮,你屋父母就算是苦尽甘来了”,堂叔接过话头开导着他。

  就在罗家族人你一言我一语做思想工作的时候,一直闭口不语的罗和生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想法,“我是一个农家娃,吃得是农家饭,从小我就体会到在农村的生活艰苦,但也正是这种刻骨铭心的记忆,让我下定了决心要用所学的知识造福家乡,让父老乡亲不再过苦日子”。在20出头的罗和生看来,选择坚守农村是读农校时的初衷,也是一份对家乡沉甸甸的承诺。

  说出想法后的罗和生反而一身轻松,不再去理会众人的反应,一转身快步走向堂屋外,留下背后满屋子的议论声。

  放下“笔杆”拿起“锄头”信念支撑着他的“新农村梦”

  自古读书人是学而优则仕,而罗和生选择背道而行,放下了“笔杆”拿起了“锄头”。75年当大队干部到85年被组织任命为村党支部书记,十年磨一剑的时间让罗和生积累了丰富的农村工作经验。担任支部书记后,他虽然感到肩上的责任和担子重了,但干劲也愈发足了。打井取水、修建水库、组织生产、架桥铺路、改造农网、带领致富等一项项农村工作在他的组织安排下有条不紊地开展着,村子里的面貌也不断发生变化。

  随着生产生活环境的逐渐改善,2009年,罗和生又开始思索硬化全村村组道,让黄泥路变成致富发家康庄大道,罗和生和村里的党员群众代表一合计,硬化村道组道的100万平摊到户后还有40多万的缺口,只能向在外创业的本村老板筹资,为把钱用在修路上,在接下来的数月,罗支书自掏腰包多次往返广州、长沙、湘潭等地。每天吃饭不超过10元,住宿则在集资村户家,在罗支书的这般举动下,许多从屈湾村走出去的社会各界人士都纷纷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两年里,一条3.8公里的水泥路组道如期铺整完毕,最终实现组组通。罗书记常说自己没有很大的能力,但作为党员干部和当家人就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为这个大家庭遮风避雨。

  1998年8月的一天傍晚,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场特大暴雨毫无征兆地降临了,“雨这么大,可能会倒很多屋,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出去。”凌晨1点多,为了确保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罗支书丢下了家中的事没管,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旧铜锣,在各户门前敲了起来,提醒村民们注意洪水。雨大路滑,他不时摔倒,一趟锣声敲下来,罗支书浑身湿透,裤腿被泥水裹满。事后统计,全村村民安全转移,无一人伤亡。村民们都说:“洪水面前,罗书记这样的村干部就是我们的主心骨”!为防止后续灾害,一夜没合眼的罗支书,在次日一大早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和党员、村民代表商量重修村部水利的相关事宜。

  有他一天活就有我们一口饭困难群众成为“编外家人”

  认识罗和生的人都说他是有大爱的人,他的爱民情怀早已经深深融入血脉之中,对待村里的困难群众,罗和生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上门走访嘘寒问暖。“我是罗书记家的编外成员,没有他我肯定活不到今天”,说这话的是屈湾村的孤寡老人屈东生。他因腿疾丧失了劳动能力,为保障他的基本生活,罗和生为他到民政部门申请了低保。一天上午,屈东生突发疾病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正在附近走访慰问的罗和生听闻之后,赶忙从村里喊来了车辆送到附近的渣江镇医院急救,等病情稍微稳定些又转送到县人民医院继续治疗,从急救到转院再到办理手续,罗和生一直陪伴在屈东生左右。为了防止以后再次出现意外,罗和声干脆把屈东生接到家中照顾。

  困难户罗一中父子也是罗和生心中放不下的牵挂,罗一中年老多病,儿子还患有精神疾病,像这样特殊的家庭只依靠国家帮助还不够,还得干部平时的关心和照顾,罗和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为了能让罗一中老人临终前走的安心,罗和生紧紧握着老人双手,郑重地许下承诺,只要自己活着一天就一定帮助老人妥善照顾好有精神疾病的儿子,在老人离世后为让他及时入土为安,罗和生还自掏腰包花费几千元钱将罗一妥善其安葬。

  病逝在工作岗位上亏欠家人太多留下永久遗憾

  在搭档二十多年的老村会计胡靖生眼里,罗和生是一个不贪名不贪利工作爱较真的人,他坚持勤俭办事业的原则,不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花,不该拿的钱钱一分钱不拿。

  除了党性原则性强以外,罗和生艰苦朴素作风也常让胡靖生敬佩不已,在胡靖生看来,永远是一身粗布衣服、一双塑胶鞋的罗和生平时吃得像低保户,身上永远只有两种烟,一种是2元的相思鸟这是给自己抽的,一种是8元钱的白沙烟这是留着招待客人用的;房子住的像困难户,住得是祖上几代留下来的土砖老屋,现在几乎快成了危房,墙面早已斑驳不堪,墙体还有多处开裂,一旦遇到大风暴雨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生活过的像五保户,由于把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他根本就没照顾好家庭,妻儿子女不得不外出务工补贴家用,剩下罗和生一个人在家生活。就算如此,罗和生每月还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钱来用于村务工作和照顾村里困难群众,胡靖生认为他完全可以先改善下家庭生活水平,让家人过得好一点,舒服一点。

  2013年临近年关,在外务的妻儿子女陆陆续续回到了家里,望着妻子越发单薄的身子和越来越多的白发,罗和生心里五味杂陈,这些年欠家人的感情债太多了,怕是这辈子都还不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抽出时间来陪陪妻子和孩子。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谁是群众贴心人,群众就支持谁当干部,2014年村支两委换届前,罗和生就多次表态因身体原因请求退出参选,请求大家另选贤能,没曾想到结果出来后罗和生仍然高票当选,面对群众的信任和期待,罗和生只好咬紧牙关坚持再当上这最后一届。

  2014年6月20日,罗和生逝世当天还在村支部召开了一个特别会议,与村干部座谈村里的环境卫生治理工作。会议断续续开了4个小时,也许正是这次长时间的会议终于耗尽了他最后一点精力,会后在下组去做工作的途中,罗和生头一晕栽倒在路边田埂上,永远离开了这片热爱的土地。听说了罗书记病逝的消息,不一会,屈湾村的村民便把罗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村民们说:“罗支书为了村里的工作,没有过一天舒服的日子,我们要好好陪陪他!”追悼会当天,当地党委、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各村村干部和众多乡亲们都来跟他告别,送他走完最后一程。

  “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这是老罗经常挂在嘴上的话,现在他走了,我要完成他未完成的遗愿把这个家好好经营下去”,还不曾从丧夫悲痛中走出来的刘翠梅在安排完丈夫后事后,再次急匆匆地踏上了外出务工的行程....






上一篇:谭国栋 下一篇:刘春艳

【收藏此页】【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