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县文明网首页 服务电话:0734-6859359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衡阳县文明网 > 他山之石 > 正文

苗乡广场散记

文章字号:

  环顾苗乡广场,九根拔地而起的滚龙抱柱浮雕,是文化的图腾,还是精神的图腾,甚至是一个民族亘古不变的信仰图腾?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古至今,一个强大的部落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号角和生命奇迹在时时刻刻地呼唤着我们,震撼着我们。

  事实上,当“三苗”儿女在其首领夸佛的带领下,辗转南迁的时候,他们的民族英雄以蚩尤部落为主体的“东离”和“苗蛮”各部,就已经繁衍生息并发展壮大于黄河下游的辽阔疆域了。

  虽然,随着炎黄部落的同样生息与繁衍,同在黄河流域的两大部落民族就势必为生存空间而以死相拼泣血残杀,杀戮的结果,蚩尤以失败而告终。但是,据《龙鱼河图》记载:“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为天下”,在黄帝战胜蚩尤之后,天下叛乱不断。由于诸部族一向畏惧蚩尤,黄帝平叛时,便将绘有蚩尤形象的大旗置于阵前。各部落出于对蚩尤神威的惧慑,大都望旗归附,才使华夏民族的大融合最终得以顺利实现。

  黄帝一统天下之后,为确保江山稳固,民族团结,便命人将“蚩尤旗”深埋于汉水之边,并派遣三苗九黎的部分旗人长期镇守。这些恪尽职守的蚩尤后人,就是留居陕南并繁衍至今的镇巴苗民。

  诚然,蚩尤和夸佛作为苗族同胞的民族英雄首领,他们毕竟不是苗裔氏族的祖先。这是因为,苗族的祖先是姜央,而姜央的母亲是蝴蝶,蝴蝶在枫香树里孕育了姜央后,才有了苗族儿女的繁衍生息。于是,为了寻根祭祖,苗民就有了种植枫木的习俗。尤其在河北巨野的“涿鹿之战”中,,当蚩尤鲜血染红那片河谷,染红秋天的枫叶树时,远古的“九黎”就逐渐与“轩辕”族融合。而其余的“三苗”却在另一位民族英雄首领夸佛的带领下,开始了流亡与迁徙……

  问题是,“三苗”的流亡与迁徙,除了黄河流域和汉水嘉陵水系,大部流落在云贵高原和江西崇山野岭。但这个民族是一个勤劳勇敢和不屈不挠的民族。蚩尤战败后,夸佛牺牲后,这个民族的后裔却生生不息,战斗不止http://www.wmxa.cn/,复仇不止。于是,黄帝只能用绘有蚩尤形象的大旗来平叛战乱,使其望旗归附。这举措虽然有点“扯大旗作虎皮”的嫌疑,但平叛后,出于多方面的原因和考虑,黄帝还是命人将“蚩尤旗”深埋于汉水河边,并派九黎族人长期镇守。我的理解是,黄帝之所以这样做,这实际上是一个关于举什么样的旗和举谁的旗的重大问题。对此,黄帝很得人心,他这样做的目的,既实现了华夏一统,又保持和维护了民族和谐。这也许是华夏五千年文明史绵绵不断的根源不同于西方文明断代断乳的原因所在。

  在蚩尤坛中,我这样想着,不惊不觉间就想到了《史记》,想到了那部编年体的历史巨著,权威巨著。它对于蚩尤的描述和记录,是一位狮头蛇尾的怪兽,俨然暴君,野蛮、残酷、禽兽一样的凌厉。但他在民族首领的祭坛上,为何享有如此至高无上的威望?单凭残暴、特权,我想,这不是笼络人心的理由,也不是高扬大旗的基础。仅凭蚩尤战败后,天下烽火四起、战乱不断这一现象来看,黄帝安服不了人心,只得扯上蚩尤大旗来平叛暴乱,并最终达到天下一统与和平共处的目的。这就更应该引起我们回望历史并作长久的关注和深思。

  在苗乡广场徜徉,浓浓的夜幕下,在人山人海的沸腾中,我的心思最终趋于平静。这时候,我走下祭坛,在“九黎”族的图腾中,那种强大的民族威慑力依然让人望而生畏。祭坛正中,那默默静寂和地久天长的“日规”,用万古的精神和我对话。现在看来,在我们十分尊重少数民族文化习俗和多民族文化精髓的融合中,我们放弃了蚩尤塑像,选择了他的民族文化图腾作为万古不朽的精神标志,这本来就是一种穿越历史,尊重历史的大手笔。

  苗乡广场的那些小桥流水和碑座,那些长廊亭台和楼阁,那些霓虹斑斓和花树,那些激情浪漫与歌舞,那些天籁般的静夜和穿越遥远时空的足迹,在伴随着长江、黄河的奔腾咆哮和沐浴着古老文明的理想信念之中,最终蕴涵着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使之漫流万古,走向永恒……

 

  原文来自:http://www.wmxa.cn/a/201306/29971.html,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公益广告激发市民争做文明人 下一篇:南半球最美的夜空

【收藏此页】【打印】